我将于茫茫人海中访我唯一灵魂之伴侣

徐志摩说:“我将于茫茫人海中访我唯一灵魂之伴侣;得之,我幸;不得,我命,如此而已。”
解构徐志摩的短暂的一生,努力的追求陆小曼,按现在的说法,他是第三者。遇到自己真的喜欢的人,表达自己的爱,我认为人人都需要这种勇敢。
 
爱是没有条件的。轻轻的你来了,我们看上眼了,我认为就是这么简单。爱情是基于长相、学识、独特个性的独特吸引力,和其他无关。爱就是爱了,不爱就是不爱了。
 
80年后,我们之间没有任何差别,你一堆我一堆。
每一代人有每一代人的幸福。
而一生幸福的关键,对于父辈,可能大白馒头就是幸福,因此嫁给馒头、嫁给面包是最幸福的婚姻状态。
从加入WTO算起,中国三十年取得了巨大的经济飞跃,但是在没有真正的富裕之前,很多人内心都是充满焦虑的,这种焦虑主要是对未来的焦虑。
 
所谓的“不念过往、不惧未来”,只有获得了真正的自信才能不惧未来,否则都是一句自我标榜的大话。
在一个只在乎过程,不在乎结果,并不想占有任何东西,只想体验人生,幸福不依赖任何物质的人看来,不惧未来就是显而易见的。
为什么会惧未来的?你见过悬崖上走钢丝的人害怕掉下来吗?但是让你去走你害怕吗?
 
我们和他之间的区别主要是他懂,他看得到生活的全局,他能知道那些事会发生,那些事不会发生,以及发生了应该这么应对。
其实这一符合马斯洛的需求理论,需求总是渐进的,先温饱再安全感,然后到高层次需求。对于房车经济收入的要求说白了就是对安全感的需求。
对灵魂伴侣的需求,对爱情的渴望就是高层次的精神需求。
 
在张爱玲的心中,没有民族,没有国家,她只知道自己的感受,爱了就是爱了,不管你可能会不会成为汉奸,不管你是不是渣男,爱就是爱了。
 
琼瑶笔下的爱情,都是梦幻的,我也不相信,我们都是活在柴米油盐酱醋茶中,我们不可能有那么梦幻的爱情,但是我们依然高于柴米油盐。
 
冬日,炉子里面烧着炭火,房间昏暗,阴冷的寒风吹了进来,我躺在低矮的小床上,回忆我的这一生。
我错过了我爱的人,将近着和一个普通的女人过了50年,事业上我没有去追求,自己的梦想没有去努力实现,在犹犹豫豫中错过了一次一次的机会。
 
顿时,一行热泪划过我那满脸皱纹的脸颊,几秒钟以后,变成了冰冷。
 
试想下,如今要这样那样的条件,而不是跟着自己的感觉走,晚年得多凄凉。
 
三毛,大概就是我爱情的版本吧。
 
得之,我幸,失之,我愿一起离去。

0 个评论

要回复文章请先登录注册